山骨講堂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業務活動 > 山骨講堂
“六千舉人七百進士”的文化解讀
  字號:[ ]  [關閉] 視力保護色:

 

人物名片

厐思純,男,漢族,1947年11月生,湖北人。大學本科,貴陽第五中學高級教師。貴州省歷史文獻研究會理事、貴州省歷史學會理事。2008年聘為貴州省文史研究館特聘研究員,2018年2月聘為館員。

先后在貴陽二十二中、五中擔任高中語文、歷史教員。教學之余,從事文學創作、剪影藝術。近年致力于文史研究,師從貴州“文化老人”陳福桐先生(已故),研習貴州明、清及民國史。先后在海內外發表論文、文化隨筆百余篇。主要著作有《貴陽人文讀本》、《明清貴州七百進士》、《明清貴州六千舉人》、《明清六百年入黔官員》、《民國貴州風云人物》等八部歷史專著。發表《要全面地評價劉琨》、《編年史巨著——資治通鑒》、《德國尋夢》、《剪影行》等數篇史學論文與文學作品,擔任《貴州畫卷·歷史人物卷》編輯委員會文史咨詢專家。


為擴大“山骨講座”影響力和知名度,并進一步為基層文化愛好者進行歷史文化知識普及和宣傳,423日,貴州省文史研究館采取“請進來、走出去”的模式,赴安順市舊州古鎮舉行了2019年第二期“山骨講堂”,講堂在安順市社科基地——“山里江南”文化旅游公司會議室舉行,文史館館員厐思純先生主講六千舉人七百進士文化解讀。山里江南”文化旅游公司中層干部及安順市部分文化愛好者共計60余人聽取講座。


 

觀點輯要

明清之際,貴州人才蜂起,廣大貴州士人以“萬馬如龍出貴州”之勢,角逐于華夏的科舉場上,創造了“七百進士、六千舉人”、“三鼎甲”的驕人成績,被人譽為“俊杰之士,比于中州”。

對于一個“錢賦所出不及江南一大縣”的貧困省份能有如此驕人的表現,不得不令世人矚目。當人們驚異于貴州的這一文化現象時,不難從歷史中得到答案:那就是歷史的際遇造就了貴州,是貴州日顯重要的戰略地位造就了這一文化現象。筆者就此一一解讀。

明代的治黔方略

貴州在元代分屬湖廣、四川、云南三個行省,沒有獨立的身份。明洪武十四年(1381年),朱元璋平定云南元軍殘余勢力之后,下令在通往“滇之喉”的驛道一線設立衛所,屯兵二十萬,實行軍事管制,旨在鞏固云南邊防及穩定西南政局,并在今天的貴陽設立最高軍事機構——都指揮使司。之后,基于統治的需要,明王朝于永樂十一年 (1413年),貴州的“建省”,標志著明中央政府對這個地區的高度重視,亦標志著貴州新時代的到來。

朱元璋頗有頭腦,治國有術。在其君臨天下之后,便把教育作為基本國策,作為國家長治久安的保障。他曾說:“治國以教化為先,教化以學校為本。”對于經濟文化落后的貴州,他在加強政治、軍事統治的同時,強調:“移風善俗,禮為之本;敷訓導民,教之為先。”責成駐黔官員的 “廣教化,變土俗,使之同于中國”。

功不可沒的治黔官員

在明朝歷代派駐貴州的巡撫、按察使、提學副使,以及府、州、縣、衛較低級的官員中,大多遵循國家的大政方針,把振興黔中文教為職志。他們建文廟、辦書院,大力提倡儒學,以此“作養人才”。其中最為黔人緬懷的有提學副使毛科、席書、蔣信、徐樾、吳國倫,巡撫按察使王杏,以及巡撫王學益、林喬相、阮文中等。值得一提的是,貶謫黔中的官員王守仁、張翀、鄒元標,他們在黔期間,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著書立說,興學育才,從而推動了貴州的文教事業的發展。正是在入黔各級官員及謫官的不懈努力和助推下,貴州文教勃然興起,各地相繼創辦了二十余所書院。據史冊記載:從明初至崇禎三年(1630年)的二百余年間,貴州共建官學四十七處,各府、州、縣、衛、司“偏 (遍)立學校,作養人才”,“人才日盛,科不乏人,近年被翰苑臺諫之選者,往往文章氣節與江南才俊齊驅”。

反哺故土的貴州籍官紳

在這場文教振興的運動中,不少貴州籍官紳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如興隆衛(治今黃平縣重安區)周瑛,致仕后在家鄉創辦明代貴州第一所書院——草庭書院,培養桑梓人才;再如思南府水德江長官司(治今德江縣)田秋,鑒于貴州士子赴云南鄉試行途艱難處經,疏請朝廷在貴州開科鄉試,是舉是貴州文教的轉折點;又如思南府水德司 (治今凱里市爐山鎮)李祐,王陽明再傳弟子,貴州著名理學家,有“中朝理學名臣”之譽。其辭官還鄉后 著書立說,并在思南創辦中和書院,開黔中講學之風;再如清平衛(治今凱里市爐山鎮)的孫應鰲,亦是王陽明再傳弟子,有明代“四大理學家”之一。在其以病辭官歸里后,專事著作,并在家鄉建“學孔精舍”,弘揚陽明心學,教育家鄉子弟;又如王陽明再傳弟子馬廷錫,致仕后主講于貴陽文明、正學、漁磯三所書院,畢生以培育黔中士子為己任;又如都勻衛的陳尚象,在朝不畏威權,在野熱心貴州文教,凸顯貴州士人的稜稜風骨。在其罷為庶民的日子里,不僅與同門弟子創辦南皋書院,而且參與纂修萬歷《貴州通志》……這樣的官紳不勝枚舉,,他們的熱愛桑梓、反哺故土的拳拳之心令人感佩。

貴州進士、舉人之翹楚

翻開歷史的畫卷,不難發現,自明正統四年(1439年)貴州赤水衛(治今畢節縣赤水河)人張諫中進士后,黔中才俊紛紛走出“蠻陬之地”,來到京華問鼎科名,書寫了一百零九名進士的不俗成績。正如清末貴州詩人陳田在《黔詩紀略》中所說的:“貴州自成祖開省迄于神宗,閱二百年,人才之興,比于上國……”在這些進士中,不少人成了國家的棟梁,民族的精英,國運的舵手,民命的屏障,傳統文化的集大成者,地方文教的領軍人物。如赤水衛的張諫,思南府的申祐,平越衛(治今福泉縣)黃紱,貴州衛(治今貴陽市)徐節,貴州都司興隆衛(治今黃平縣重安區)周瑛,平溪衛(治今玉屏縣平溪鎮)的侯位,思南府水德江長官司(治今德江縣)田秋,普定衛(治今安順市)潘瑞,思南府水德江長官司的敖宗慶,普安衛(治今盤縣)蔣宗魯,清平衛(治今凱里市爐山鎮)李祐、孫應鰲,普定衛的梅惟和,銅仁長官司(治今銅仁縣)陳珊,平溪衛的唐一鵬,貴州衛(治今貴陽市)的馬文卿,永寧衛(治今四川敘永縣)熊文燦,安化縣(治今德江縣)田仰,思南府朗溪長官司(治今印江縣朗溪鄉)田景猷,思南府安化縣(治今德江縣)孫順,貴州平溪衛的張佐辰……他們猶如一顆顆明星,在華夏的星空中放射出璀璨的光芒。

據史冊所載,明代貴州鄉試舉人達一千七百二十名,他們之中不乏優秀人物。如“橫槊賦詩”的將軍詩人越其杰,譽滿江南“詩書畫三絕”、“崇禎八大家”之一的楊文驄,統率南明王朝西南五省被譽為“南天一柱”的抗清名將何騰蛟,被孔尚任驚為“其人”“其詩”酷似屈原、杜甫的吳中蕃……他們出眾的才華,嵚崎磊落的形象,改變了華夏士人對貴州的偏見,凸顯貴州士人的風采。

清代入黔官員的貢獻

清襲明制,為治政馭民所需,統治者更加重視教化。康熙初年,貴州提督學政田雯疏請在永寧、獨山、麻哈三州及貴筑、普定、平越、都勻、鎮遠、安化、龍泉(今鳳岡)、銅仁、永從 (今從江)九縣建學育才。之后又陸續在各府、州、縣、廳設立學校。至此,貴州所轄的十一府四十州、縣均設有官學。自康熙、雍正午間中央政府在貴州實行“改土歸流”后,完全打破了過去土司、流官并治的局面,這樣官學才得以深入到“王化未及”的苗疆。這是貴州第二次文化勃興的政治因素;其次,清初為追擊南明殘余  勢力及平定三藩后,大批軍人、官員及移民紛紛涌人貴州,他們帶來了先進的中原文化、湖湘文化、川蜀文化,帶來了先進的耕織技術和經商方式。這些移民在各地興建的江西會館、兩湖會館、四川會館、廣東會館、陜西會館等,加速了當地經濟的發展。這是其經濟因素。還有一個因素不容忽視,那就是清政府派往貴州的巡撫、提督學政及知府中,不少人是飽學之士,如田雯、鄒一桂、洪亮吉、阮元、張澍、林則徐、賀長齡、胡林翼、何紹基、嚴修、林紹年、趙爾巽等。他們不僅學識淵博,而且致力于貴州的經濟和文化。以洪亮吉為例,其人系乾隆年間著名的詩人,史地學家和散文家。在其擔任貴州學政時,為振興貴州的教育,洪亮吉走遍了黔中的山山水水,視察了各地的教育狀況。乾隆六十年(1795年),貴州乙卯科鄉試揭曉,洪亮吉獲悉貴陽貴山書院生徒中舉27人的喜訊后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即興賦五百字長詩以賀。其中有這么四句,可見其對貴州人才勃興的喜悅及期望。前二句是:“貴山儲人才,兩歲雋及冊。”意即貴山書院甲乙兩科生徒中舉40人。另外兩句是:“誰云鬼方惡,直欲勝宣歙。”其意是,貴州的人才興起,將會趕超安徽的文化名城宣州(以產宣紙聞名)、歙縣(徽州所屬,以產墨聞名)。

正是由于中央政府在全國大興官學的政策推動下,貴州的各級官吏大多克盡職守去完成這項工作,兼之自康乾盛世后貴州各地的經濟日益發展,書院、義學、私塾猶如雨后春筍破土而出。據民國《貴州通志· 書院表》所載,清代貴州共有140所書院,較之宋代的一所和明代的21所,簡直是天淵之別,無法比擬。著名的書院有:貴陽的貴山書院、正習書院、正本書院,遵義的湘川書院,安順的維風書院,都勻的南臬書院,鎮遠的舞陽書院,福泉的墨香書院等。它們對貴州的教育起飛貢獻甚大。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,中央政府下令在全國興辦義學。貴州“改土歸流”后,義學大多辦在少數民族地區,使之習俗“同于中國”。據民國《貴州通志·義學表》所載,貴州各府、州、縣共有義學301所。另外,貴州民間辦有大量私塾,對啟蒙教育起著重要的作用。值得一提的是,清代遵義府學、書院、義學、私塾林立。道光年間,遵義已出現了“經行雖僻,無一二里無童塾聲”的景象。教育之盛行如此,無疑對作養人才奠定了基礎。

吳楚秀良之族

“天下之山聚于黔,其山磊落峻拔,雄直清剛之氣,一鐘而為巨人。” 這是康熙年間貴州巡撫田雯在《黔書》中對貴州地理環境與人格特質所言的精辟之語。

據史冊所載,清代道光年間,貴州巡撫入京述職,皇帝向他問及貴州的情況及人物特質曾有是言:

 “貴陽于四封無所介,俗何如?”

喬用遷回答道:“是亦多僑籍,合吳楚之秀良聚族于斯土地,其民華。”

道光帝于是告誡曰,“趨于華也易,返于樸也難。樸,惟恐其陋也;華,尤恐其偽也。”

從喬用遷的話中,我們可以知道貴州的移民大都來自長江中下游地區的“秀良之族”,他們文化素質較高,掌握先進農耕技術,深諳從商之道。我們從明代貴州科舉史上不難發現,全省榮膺進士的107人中,由軍籍、官籍、民籍所囊括。經歷了明清三次移民潮后,民族結構發生了深刻的變化,特別是“吳楚秀良” 聚族黔中后。這為貴州的政治穩定、經濟發展、文教振興奠定了基礎。

然而貴州山高林茂,溪流縱橫,自古以來被人視為“蠻天僰雨,鳥道蠶叢”的“天末之地”,與舟車便利、經濟繁榮的通都大邑鮮明的對比。對廣大讀書人而言,這里關山阻隔,林深水急,既無師爺、訟師、塾師、郎中的職業可選擇,惟有科舉這座獨木橋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;這里既無歌臺舞榭、秦樓楚館等誘惑,惟有金榜題名、光宗耀祖,才能實現平生之抱負。正是這種憂患意識的的驅使下,他們把“少而學之”、“壯而行之”、“學而優則仕”視為人生的理想,守著荒齋,伴著孤燈,面壁苦讀,然后向科舉場上發起進攻,從而譜寫了自己人生的華彩樂章。

家族文化與師承關系

清代貴州的人才具有鮮明的地域色彩,并以家族,親緣和師承關系為主導。究其原因,是這些豪門大姓掌握著政治、經濟和文化資源。他們深受儒家思想影響,重視家學、家風的傳承,視獵取功名為正途。為此,筆者查閱和研究了貴州的一些名門世家的資料,發現不少人家人才輩出,屢登科名,現將不完全的統計抄錄如下:

明清兩代,貴州的世家為科舉輸送了大批的舉人、進士,帯動了貴州文教的振興,為明清貴州的科舉史增光添彩:其中有銅仁的徐穆、陳珊兩大世家,前者有《銅仁徐氏十二世詩集》傳世,后者其家科甲鼎盛,子有“八英”之譽;貴陽有潘潤民、王尊德、徐卿伯、許一德四大世家,其中的潘潤民,居官清廉,民諺有“潤民不潤己”之語。值得一提的是,貴陽潘氏從明代萬歷至清代道光之際的二百余年間,代有詩人,人各有集,輯為《潘氏八代詩集》。有清一代,貴陽的何孟熊世家大放異彩,涌現出九位進士,為黔中之冠,有“五代七翰林”“一榜三進士”之稱。“黔南士族冠冕”周奎家,“一門七進士”,被貴州巡撫賀長嶺大加贊賞。都勻蕭家兄弟五進士,畢節路孟逵家的一門五進士,亦是貴州士林的驕傲。孕育四進士的世家有貴陽的黃輔辰世家,李朝儀,李端棻世家,修文的袁如凱世家;安平陳法、陳澂世家;廣順的金殿行世家。三進士的有貴陽的花杰世家,陳燦世家,趙以炯世家;畢節的張鳳枝世家;平越的王夢旭世家。至于二進士的世家就太多了,幾乎各府州都有。

值得一提的是黔北遵義東鄉沙灘,家族文化在這里更有代表性。乾隆年間,黎安理在遵義沙灘設館授徒,揭開了沙灘文化的序幕。之后,安理之子黎恂(嘉慶進士)從浙江運回書籍十余擔,設館教授族人及鄉鄰子弟,造就了沙灘文化的代表人物鄭珍、莫友芝、黎庶昌、鄭知同等國內一流的詩人、散文家和學者。在他們周圍,形成以進士、舉人為主的人數眾多的家族、親緣、師承關系的文人集團。在這個歷經百余年的沙灘文人集團中,榮膺進士的有鄭琯、黎恂、王廷葵、王青蓮、趙廷銘 (鄭珍女婿)、宦懋和、趙怡(趙廷銘之子)、黎尹融(黎庶燾次子)、蹇念典(蹇冼之子)、楊兆麟(探花),共十人。

除了家族文化外,還得提一下師承關系。清代省城貴山書院有“舉人進士的搖籃”之譽,自乾隆十七年(1752年)至嘉慶十一年(1806年)的54年間,先后由陳法、艾茂、張甄陶(福建籍)、何泌、翟翔實五人執掌教席。由于他們學養淳厚,道德高尚,致使“士行蒸蒸日上,文學、科名日盛,貴陽人士遂冠于西南”。為了緬懷他們對貴山書院的卓越貢獻,后人譽其為“三先生二山長”。

清代的貴州進士與舉人

    “君看縹緲綦江路,萬馬如龍出貴州”。這是清代四川翰林趙堯生在《南望》詩中評價貴州大詩人鄭珍的《巢經巢詩集》的兩句詩。趙堯生以“萬馬如龍出貴州”來比喻黔中才俊氣勢恢宏地沖出故鄉,到華夏廣闊的天地中去尋求發展。正如趙堯生所言,清代貴州中進士621人,中舉者6000千余人,而且出了“兩狀元—探花”。和四川和云南兩省僅出了—名狀元相比,對于一個被世人視為“蠻夷之地”的貴州來說,不僅值得驕傲,而且令華夏士人為之嘆服。

清代貴州的進士不乏優秀人物,而且才華橫溢,頭角崢嶸,如統治“中興名臣”丁寶禎(織金籍),一生以救國救民為己任,誅殺宦逆,整頓吏治,興修水利,興辦洋務,是一個“清絕一世”的“中興名臣”。再如李端棻(貴陽籍),他是中國近代教育的倡導者,戊戌變法的堅定支持者;他畢生致力于中國的憲政改革,是貴州的民主先驅。

許多士人雖然沒能進入進士之列,卻在不同的領域大展光華,彪炳千秋。如甕安舉人傅玉書,以詩文、傳奇及采編舊聞而稱譽一世。又如沙灘文化的鄭珍,莫友芝和黎庶昌,前二者系舉人,后者僅廩生,然而他們在詩歌、散文、漢學和方志學上的成就,贏得了海內外的普遍贊譽,值得后人欽仰!

結語

舉人、進士是封建社會的產物,是封建科舉制度的天之驕子。明清貴州“六千舉人七百進士”,是貴州秀麗山川孕育出的嵚崎磊落之士,亦是我們華夏的精英、民族的脊梁。歷史證明,這些貴州士人的精英分子,他們恪守儒家“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”的思想理念,在人生的道路上“立德”、“立言”、“立功”,為國家的為民族振興所作的貢獻,他們的勛業偉績和人格魅力,已載入史冊,成為貴州人民的精神財富和動力,鼓舞著世代黔人勇攀高峰,再創佳境。

 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關信息

亿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投注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竞猜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电竞资讯| 电竞投注| 菠菜电竞| 电竞投注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菠菜电竞| 电竞菠菜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竞技| 菠菜电竞| 电竞菠菜| 电竞下注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