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文獻研究會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館屬社團 > 歷史文獻研究會
《讀書拾遺》 傅玉書著 王堯禮標點
  字號:[ ]  [關閉] 視力保護色:

 

傅竹莊《讀書拾遺》

貴州省圖書館藏甕安傅竹莊先生《讀書拾遺》,目錄云六卷,附《象數蠡測》四卷,實僅存前五卷,卷之六“讀四子書”與附錄四卷已佚。目錄中卷之六注明“自《大學》迄《憲問》,下佚”,可知刊刻之時稿本即已不全。版次說明云:“光緒戊戌孟夏月鋟版于戎州旅寓,程藩傅氏家藏本。”戊戌是光緒二十四年(一八九八年),戎州是四川宜賓的古稱;每卷末署“子汝懷校、方堃錄,孫森榮重校,曾孫達源校刊”,可知刊刻者是其曾孫傅達源。前有咸豐二年(一八五二年)十月常熟翁同書序、咸豐三年(一八五三年)陽湖呂佺孫序、咸豐三年六月十三日都勻陶廷杰題識、咸豐六年(一八五六年)八月和州鮑源深序、同治八年(一八六九年)六月完顏崇實序、丙午(道光二十六年,一八四六年)河曲黃宅中題識,六篇序言、題識寫作最早的是黃宅中一篇,卻置于最末,實在不妥,雖然黃宅中在以上六人中官最小。黃宅中道光二十四年來任貴州大定知府,兩年后即是丙午,其時間先生長子傅汝懷主講大定(今大方縣)萬松書院,與黃氏相識,請其題識。最晚一篇是完顏崇實序,崇實時任成都將軍,傅達源流寓蜀中,得以相識請序。完顏序說:“又嘆黔省近遭兵燹,故家文獻蕩然無存,而綺泉(達源字)抱持遺書,兢兢勿失,不忘先志,有足多者。”所謂“黔省近遭兵燹”,是指長達二十年的“咸同之亂”,其時尚未結束。這場巨變對貴州文獻造成的損失是非常慘重的,許多圖籍灰飛煙滅,傅達源如果不攜《讀書拾遺》之蜀,也難免兵火之厄,可是躲過兵火而且付梓了,又不知何時何故殘缺了。

《讀書拾遺》是先生讀四書五經的札記,大抵是有感而發,有話則長,無話則短,對以前的傳注家多所駁議,尤其對他所處的年代清代乾嘉時期諸儒釋經不滿。總的來看,傅先生見解不出程朱樊籬。如說《詩經·關雎》說成是周文王愉悅嬪妃、和諧后宮之作,不免盡信舊說,今人多不能同意。有些見解卻很好,如對《詩經·東山》的解讀:“‘我心西悲’,于將歸之時,追念遠離之久,且恐終不得歸,而今竟得歸,故喜極而悲。‘獨宿’本是苦境,然處軍中則有寨柵,今在途中,故宿車下,是不以為苦而以為樂也,蓋曰昔不料有在此之日而今亦在此也。次章言己遠出,則廬舍無人糞除,田宅無人耕作,荒廢之景,言之可畏。然豈畏此而不歸乎,正以此而懷思益切耳。‘畏’字有室中人在,所謂小膽空房怯也。三章因鸛以雨鳴而念婦,以雨嘆,以己之念家,知婦之閔己心相孚也。于是居者潔蠲以待,無日不然,而征者之至則若預知其來,有形未親而神先感者,故曰‘聿至’也。故瓜苦、栗薪之微,亦有喜其見而回念其不見之已久者,而況其人也哉。四章以時鳥之可觀,興新婚之燕爾。夫免征戰之危,遂室家之樂,固甚美也,而久離忽合將如何而可償憂望之勞,暢重諧之愿乎?誠有非名言擬義之所得而盡者矣。纏綿悱惻,曲折深至,以一心入眾心而道其所難言。”這則解說情理俱在,又說得這樣溫情脈脈。蓋先生中舉以后,三十年間為求一官,游走南北,飽受思鄉念親之苦,游士而有征人之思也。將詩回復到詩,將自己回復到自己,不再管什么孔孟程朱。古人對經學的重視遠甚文學,僅有文學是文人不足重,有了經學乃堪為師。故呂佺孫序說:“使是書終秘,徒見詩文集刊行于世,海內之士幾何不徒以文人相目,而烏知夫學有本原、寢饋經籍如是?”有了此書,先生既是文人又是經師,分量大不一樣。

先生諱玉書,字素餘,竹莊其號。甕安草塘人。據本書版次說明“程藩傅氏家藏本”一語,蓋其家遷自惠水(惠水是舊程藩府所在)。乾隆三十年舉人,乾隆末年才銓選得江西安福知縣,再遷銅鼓同知,三年后罷官回黔,主講黃平興山、鎮遠潕陽、貴陽正習等書院,此書殆系晚年講學的結果。先生早年以詩文名家,有《竹莊詩文集》四十六卷刊版,然已佚,今所能見的只有貴州省圖書館藏《傅竹莊稿》,實有詩無文,詩也不完整。傅氏一門對鄉邦文獻貢獻甚鉅,先生經學文學均有成就,又手撰《桑梓述聞》,實際是私人撰著的甕安縣志。又輯貴州明清詩選《黔風》十二卷,其子傅汝懷增補,厘為《黔風舊聞錄》六卷,《黔風鳴盛錄》十八卷,前者收明代黔詩,后者收清代黔詩,后又增輯《黔風演》四卷。《黔風》諸集都為莫友芝、黎兆勛編《黔詩紀略》,陳田、莫庭芝、黎受生編《黔詩紀略后編》所資取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關信息

亿电竞 电竞下注| 最火的电竞平台| 电竞比分网| 电竞菠菜| 电竞平台| 菠菜电竞| 电竞投注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电竞菠菜| 菠菜电竞| lol外围| 电竞平台|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菠菜电竞| 电竞平台|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| 电竞比分网|